实际上我当时只是试图把他们分开,考